设置

关灯

爬上依伊的上铺 (ωoо1⒏ υip)

    接下来的搞卫生过程,对杨涵和李依伊的室友来说就是大型秀恩爱现场,李依伊完全就是杨涵的小尾巴,和姐姐一起认领了擦拭工作之后,姐姐擦门,依伊递椅子,姐姐擦洗手池,依伊洗抹布,总之姐姐走哪,依伊跟到哪。但是室友不知道的是,这俩人满脑子想的都是赶紧检查完睡觉,睡荤的那种。

    在李依伊和杨涵的期待中,老师们终于查完寝,室友们都洗漱洗漱上床睡觉了,杨涵和李依伊也先分开睡,以掩人耳目。刚睡下没一会,李依伊就觉得已经过了好久好久,姐姐怎么还不上来呢~?是不是姐姐在等我下去呢,我要不要下去呢。而这时杨涵在想,等会用什么姿势呢,室友睡着了么,我可以上去了吧。

    等了五六分钟,杨涵实在忍不住了,蹑手蹑脚的先去拿了一些用品,悄悄的摸上了依伊的床,反正室友们都是带耳塞睡觉,肯定听不见。李依伊感受到姐姐准备爬上来,也非常配合的往里面挪了挪,杨涵爬上李依伊的上铺之后,像做了很多次一样,抬起依伊的头,把手放在依伊脑袋下,让依伊面对自己,开始亲!但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其实杨涵也只是在小黄片里看过,并没有实践过如何接吻,最早的一次实践,也就是中午和小仓鼠的亲亲了但是少年人青涩的接吻同样动人,杨涵和李依伊你啄一口来,我嘬一口回去,也亲的不亦乐乎。

    小仓鼠本来就很期待姐姐的怀抱,被姐姐抱着亲,更加受不了了,小爪子无师自通的抚摸着姐姐的后背,把姐姐撩的越亲越重,都快呼吸不过来了,只好侧着头软软的喘息着。杨涵瞬间被怀里小宝贝的喘息撩拨到,如果亮着灯,依伊一定能发现姐姐的眼睛都泛起了红血丝,像是一只看着猎物的狼。

    杨涵中午就发现小宝贝的穴口很窄,于是准备晚上的前戏做足一点,“宝贝,把衣服脱了。”杨涵的声音也变得有一点沙哑,开始不满足于亲吻依伊的小嘴,一路从脸颊亲吻上了依伊的耳垂,而这时李依伊有点不好意思,迟迟没有脱下衣服,杨涵舔了舔依伊宝贝的耳垂,“脱不脱?”在依伊的耳朵边说着威胁的话语。

    李依伊听出了姐姐话语中的威胁,但是并不觉得害怕,反而更加兴奋,配合着姐姐在身体上肆意滑动的手,把衣服撩了起来,“姐姐先把手抽出来,会压着姐姐的~”,李依伊也学着姐姐的样子,凑到姐姐的耳边,一边吮着姐姐的耳垂,一边说话。杨涵毫无疑问的被刺激到了,张嘴就轻咬了一口依伊宝贝的耳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