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6屋内激情/被硅胶bang插入ju花的感觉(H)

    门里。昏暗的室内。



    男人软得提不起半点力气,只能这么认命地趴伏在女孩的身上。从她的角度,侧过头就能看到男人极其隐忍的面部表情,和紧紧绷着的下颌线。她耳边时不时有他的低沉的喘息,嗓音很好听,是那种含着沙子一样颗颗的颗粒感,又带着极其炙热的、浓重的、喷吐出来的热气。



    她的耳廓被他的热气喷得一阵发痒,想去抓挠一下,但又抽不出手,只好把埋在他屁股里的手指更深地探入一截,抽插起来,泄个愤。



    “……嗯……哈……”



    他压抑得艰难,眉头深深蹙起,但被情欲刺激的泛了红的眼,却带着湿漉漉的眸光看了她一眼。



    眼神很复杂,看不出是震慑还是哀求,但眸子湿漉漉,相当隐忍。



    “需要我轻点么?”她相当体贴地替他诠释他眼神里的意思。



    毕竟陈俊是个好面子的男人,求饶的话在床上绝对说不出口,只能这么看着她,让她自行顿悟。



    她的确是顿悟了。



    顿悟完了之后,所做的事情却与她所说的完全相反,那抽插在他菊花里的手指又是深深往里面挤入一截,整根没入,又在深处搅了搅。



    “……嘶。”



    男人被她搅得两腿一颤,差点就有想要射精的感觉,还好强行憋住了。



    但整个下体,却是完全操纵在她的手里,感觉自己像是一个常年卧床的瘫痪病患,除了屁股那里爽得一塌糊涂,两条腿却没有任何的知觉,好像肌肉神经坏死一样。



    女孩一边更深地抽插着他,一边在他耳边轻轻开口:“要不要换一个姿势,可以被插得更舒服。”



    男人又看她一眼,眼神中明显就是被冒犯到了的愤怒。



    什么叫“可以插得更舒服”?老子堂堂一个直男,需要被“插得更舒服”么?



    然而几分钟之后。



    陈俊已经被摆弄成了跪撅在床上的姿势,身后的臀部高高翘起,女孩盘着腿坐在床尾,有一插没一插地搞他的穴。



    虽然是搞得有点漫不经心、敷衍了事,好像是被个被拖欠半年工资的农民工。但陈俊的喘息却是越来越粗重,还几次都压抑不住尾调,发起了颤。



    虽然面子没了,可是……不得不说,小丫头没骗他。当真是“插得更舒服”了啊。



    他在心里暗暗地想,先爽再说。回头把小丫头杀人灭口,丢在高架桥下毁尸灭迹,谁也不会知道他被搞过屁股的事。



    反正被插一回也是插,插两回也是插。今天晚上,爽了就完事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