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七章小事(哥哥肉汤)

    言琛杀气腾腾的就要走,言清漓猜他定是想找董城算账,赶紧拉住他,“燕公子,你这个样子要去哪?董小姐还在你房中,若被人瞧见了,你就算有一百张嘴都说不清。”

    “放手。”

    “不放!”

    言清漓使出浑身的劲儿,生拉硬拽的将言琛拖了回来,结果进屋时被门槛绊了一脚,直接拉着他双双摔倒在地。

    言琛呼吸停滞。

    那少年与他四目相对,近在咫尺,他甚至能感受到他呼出的气息,又热又甜的喷在他脸上。

    不知为何,这少年身子也异常娇软,言琛觉得自己好像压进了一朵云中,所触之处软弹不已,叫人忍不住想要捏上一捏。

    言清漓轻声抽气:“燕公子……”

    言琛惊醒过来,那少年正咬着唇,满脸通红的看着他,他低头看去,自己的手掌正扣在那少年耸起的胸脯之上。

    耸起的胸脯……

    “你……”

    言琛收回手,眼里满是震惊,“……你是女人?”

    言清漓羞赧的别过头,“燕公子,你、你硌到我了……”

    闻言,言琛猛然发觉自己下面早已硬成烙铁,紧贴在那少年,不……是少女的小腹之上。

    他喘着粗气,浑身如火烧,想起方才摸到的那团绵软,欲火瞬时又被点燃,下身之物紧跟着就又怒涨几分,硌的言清漓直皱眉头。

    言琛勉力从言清漓身上翻下,踢了一脚旁边的木椅:“用这个……打晕我。”

    “打晕你也没用。”言清漓看了言琛一眼,从地上爬起来,“你等我一下。”说着,她就跑去用被子卷起地上昏迷不醒的董娥娇,将她拖了出去。

    片刻后,她又气喘吁吁的跑回来,搀扶起言琛,“跟我来!”

    言琛被言清漓带去了药房,药房里摆着个浴桶,浴桶中置满了水,正冒着热气,还飘出浓郁的草药清香。

    “进去。”言清漓将言琛推进那药浴中,随后自己也跨了进去。

    “你!”浴桶窄小,容纳言琛自己都勉强,何况多了个言清漓。此刻那少女与他面对面贴在一起,又衣衫尽湿,玲珑身段展露无遗。

    言琛觉得自己快忍不住了,他双眼通红的就要站起来,言清漓赶紧按住他。

    “那催情香里掺了东西,针对的就是你这种习武之人,若不发泄出来,会伤了身子,你方才可有感觉内力在流失?若你不想变成废人,就别乱动了!”

    “那你要如何做?”言琛拼命克制着,生怕自己会对眼前这少女做出什么不耻之事。

    言清漓深吸一口气,伸手于水下摸索到了言琛的两腿之间,那胯间之物隔着衣袍都已翘的老高,她想也不想就握了上去。

    言琛立刻闷哼一声。

    “顾、青、离!”

    “燕公子,若你不需要我用手帮你,那我便去把董小姐拖回来,我是大夫,总不能眼看着你憋死。”

    掌中之物被握住后登时就又粗了一圈,言清漓已经一手不能完全握住,那盘绕其上的青筋隔着衣料都能清晰的感觉到。

    少女嘴上说的义正严辞,可到底还是红了耳根,握着那肉棒的手也开始抖个不停,动作十分青涩,她将头低下,不敢去看言琛布满寒意的眼睛,认真的帮他纡解。

    这种事,吃亏的到底是女子,哪怕她是个医者,做的治病救人之事,传出去也必定名声尽失。

    言琛眼里的冷意渐渐散去,而后闪过一丝动容,“滚出去”叁个字硬生生卡喉咙里,是怎么也说不出口了。

    而在言琛没看到的地方,言清漓的眸子里,已经没了羞涩与紧张。

    如今宁朝文胜武弱,武将世家中,能顶起战场半边天的除了武英侯府,便只剩下一个言国公府,而言国公府,又仅靠一个言琛。

    武英侯府已经与叁皇子绑在了一起,言国公府却还未站好队,这两年,言琛多得昌惠帝依仗,这样一股势力她怎么可能便宜给二皇子或是其他任何人?当然是要想尽办法将言琛争取到她与宁天麟这一边。

    可如何争取?那么多人盯着这一块肉,只有先下手为强。

    她这具身体里虽与言琛流着同样的血,可仅凭这点脆弱的血缘关系能令言琛心甘情愿的为她所用吗?

    自然不能。

    能令一个男人去为一个女人赴汤蹈火的,只有两样,亏欠与爱。

    做事就要做万全,她就是既要让言琛觉得亏欠于她,又要让他爱上她。

    泡在水里的两人都未曾说话,只闻深浅不一的呼吸。言琛牙关紧咬,将唇绷成了一条直线,汗珠顺着额侧流下,滑过下颌,落在喉咙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