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章前往盛京

    次日清早卯时未至,言清漓便与玉竹离开了顾府,大门落锁后,她又回望了一眼那黑漆匾额。

    此一离开,也不知何时能再回来了。

    言清漓早些日子已经找好了一家要去宛城的商队,宛城与盛京相距不过数日,也算同路。

    商队雇了镖师随行,言清漓本打算出一部分镖银,可那商队的东家说什么也不肯要,直言当初言清漓为他的小儿子治好了天花。言清漓认为一码归一码,当时治病她也收过诊金了。

    可那东家又道,这一趟路程遥远,若队伍中有人得了风寒急症,还少不了要劳烦言清漓这个大夫照应。

    如此,言清漓便也不再推辞,只单独雇了个车夫为她和玉竹驾车。

    卯时一刻,言清漓主仆二人与商队在城门前汇了合,一行人车摇马晃的踏上了前往盛京的路。

    马车中,玉竹依旧红着眼,昨夜言清漓已将自己如何死的,楚家又是因何遭难都告诉了她,当听到裴澈居然娶了苏凝霜时,玉竹险些气晕过去。

    言清漓如今倒是平静得多,重生后这一年她也时常回想之前的事,当初裴澈应不知晓苏凝霜对她的那些折磨,在裴澈眼中,苏凝霜当还是那个温柔懂礼的大家小姐。

    只是……就算他不知情,可他在旧情人死了才两月后就娶了新人也是事实,说不心凉是假的。

    “小姐,吃些东西吧。”

    玉竹从昨夜宁天麟送来的吃食中取出一块桂花糕,递给了言清漓。

    言清漓拿着桂花糕有些出神,她忽然问道:“玉竹,这些年,你夫君待你如何?”

    玉竹没想到言清漓会问到她身上,先是一愣,后神色有些黯然,“李郎最初待奴婢也是不错的,只不过奴婢病好后伤了身子,一直未曾有孕,之后……”

    玉竹抿抿唇,“前阵子李郎纳了山下的寡女为妾,他那日进山便是要猎狐皮子给新人做皮袄,没想到就出了意外。”

    这回换言清漓愣住了,她立即牵过玉竹的手号脉,秀眉渐渐拧紧。

    年头太久了,玉竹这身子怕是难调养回去了。

    “……无妨,忘了那负心汉,今后我再为你寻个良人。”言清漓努力展露笑容,想要宽慰玉竹。

    玉竹则惊恐道:“不可不可!世间男子多薄情,小姐可莫推奴婢进火坑了,当初就算四殿下的人未寻到婢子,奴婢也已经打算要离开李郎了。”玉竹挽住言清漓的胳膊,有些委屈,“反正玉竹今后只留在小姐身边,哪也不去。”

    言清漓心里泛苦,她自己都曾错爱过人,更不知该如何去劝慰玉竹,便只好跟着她一起幽幽叹息:“是啊,世间男子多薄情。”

    玉竹听出言清漓语气中的感伤,抬起头笑道:“倒也不尽然,奴婢瞧着四殿下就很好,还亲自买桂花糕给小姐吃呢!”

    言清漓忍不住笑,“瞧你那没出息的样儿,一点吃食就买通你啦?”

    “哪有!婢子是真觉得四殿下体贴入微嘛!”

    主仆二人笑闹起来,闹够了,言清漓才看向窗外。

    曾经裴澈对她又何尝不是这般细心周到?可还不是转头就娶了旁的女子。

    ……

    商队一路走的都是官道,连续半个多月,他们都是白日赶路,夜晚宿于驿站或城中,除了途经几个闹旱的城池遇到几个流民讨食外,其余时候一切顺利。

    只是今日似乎有了麻烦。

    “出何事了?”言清漓掀开帘子向车夫询问。

    车夫正要回答,前头的镖师就打马过来,“顾小姐,您准备准备,今日我们要宿在外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