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九章质疑(加更)

    宁天麟将玉竹的身契与一个布包交给言清漓。玉竹的身份他已命人伪造成越州人士,如今她便是言清漓在朝云死后重新买入的婢子,随她一同前往盛京寻亲。

    言清漓将玉竹的身契收好,她与玉竹亲如家人本无需这东西,可届时到了盛京说不定言府中人会查她们的底,留着有备无患。

    打开布包的瞬间,甜甜的桂花香飘出,言清漓微微怔住。

    “这是……”她看着那一包包油纸包的吃食,有些不知所措。

    “明日你我便要暂时分别,这些你带着,路上饿了也可填填肚子。”宁天麟微笑坐于轮椅中,青色长衫将他显得更白了些,说完这句话后他就轻咳了起来。

    言清漓拉起他的手为他号脉,“四殿下怎会受风寒?”

    吉福有些埋怨道:“这些吃食是殿下亲自为言姑娘你买的。”

    “吉福。”宁天麟有些不悦,“不妨事,一点风寒而已,阿漓不必担心。”

    言清漓转身写了个方子交给吉福,又对宁天麟道:“还请殿下今后莫要再做这些事了,一切都当以您的身子为重。”

    宁天麟垂下眼眸,掩下眼底失落,“好。”

    言清漓觉得自己过于严肃了,不由松缓了些语气,“多谢四殿下,我刚好尚未准备这些。”

    “阿漓,你我之间实在无需这般客气。”

    宁天麟盯着那清丽动人的女子,眼里似有火苗跳动,可那女子却状作无意的避开了他的目光。

    “宵禁快开始了,我送殿下出去吧。”

    言清漓未让玉竹跟着,亲自将宁天麟送出府门。

    “阿漓,就送到这里吧,你且早些歇息,明日还要赶路。”

    言清漓点点头,眼看着吉福就要推着宁天麟离开,她又忽然叫住他:“四殿下!”

    宁天麟转身。

    言清漓神色复杂,“玉竹夫君坠崖之事,可是你派人安排的?”

    为了让玉竹了无牵挂的回到她身边,宁天麟是极有可能做出这种事的。

    宁天麟没说话,脸上始终挂着浅淡的笑意,片刻后,他轻声道:“不是。”

    言清漓松了口气。

    刚刚那一瞬间,她还真怕他会说“是”。

    若玉竹的夫君真是他派人杀的,她今后都不知该如何去面对玉竹了。

    “不过,”月色下的男子垂下眸,温润如谪仙,“那猎户坠崖后尚存有一息,而我的人,并未救他。”

    言清漓微微一怔。

    宁天麟抬起头,“阿漓,你会怪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