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四章还礼

    言清漓泡在浴桶中,任由温热的水流带走一身疲惫。

    她抬起手臂瞧了瞧,细嫩的臂膀两边各有一处淤青,想来是做那事时宁天麟箍着她的身子太过用力所致。

    因着筋脉受损,宁天麟整个下身无知无欲、不通知觉,寻常医者固然只用普通法子调养他的筋脉,可这样恢复极慢,若真等上十年二十年后,他才能夺了那位置去为盛楚两家沉冤昭雪,也为时太晚,她可等不了那么久。

    她不过是占了别人身子的一抹幽魂,谁知道哪日就会离开这幅躯壳?

    所以,她另辟了一条蹊径。

    人的七情六欲中,唯有情欲最强横,她先以最烈的催情香勾起宁天麟的情欲,在于此时辅以楚家秘传的针法为他行针走穴、疏通筋脉,便可让他短暂的恢复下半身知觉。

    长此以往的刺激下,原本需十年二十年才能养好的筋脉,她一年便可让其恢复个七七八八,这法子就像揠苗助长,虽险,却也有效。

    但……弊端也很明显。

    譬如宁天麟与她,很难在如此强效的催情香下,不去跨越雷池。

    言清漓苦涩一笑,将整个人都沉进水中。

    若是父亲还活着,定要骂她这治病的法子过于离经叛道了。

    可她骨子里就是一个离经叛道之人,若她不离经叛道,当初又怎会明知身份差距悬殊,也要胆大的去同武英侯府的世子相爱?若她不离经叛道,就不会与那男子在无媒无聘之时就私定终身,若她没有与他私定终身,便不会连累楚家遭遇之后的种种。

    可时光已然不能倒流。

    若她重生回过去,她一定会将自己那些离经叛道的思想封的死死的,奉守叁纲五常,规规矩矩做一个安守本分的闺阁小姐,倾尽全力让楚家避开一切祸端。

    可她偏偏重生到了多年以后,如今,她除了尽全力去为父亲正名,让那些残害她楚家满门的仇人们付出应有的代价外,好像也没什么能做的了。

    在这世上,她已经没有家了,没有亲人了,什么都没有了……

    言清漓猛地从水中站起,眼里尽是冰冷的恨意。

    她绝不会放过那些人,哪怕最终的代价是玉石俱焚,她也要拉上他们,跟她一起下地狱!

    ……

    夜里,叁更时分。

    西厢房中隐约传出令人面红耳赤的声音,不多时,一个女子鬼鬼祟祟从里面出来,两腮泛红,脚步虚浮——正是朝云。

    朝云今夜长了个心眼,她在同那两个护院交欢后并没有急着回房睡觉,而是来到了言清漓房外探头探脑。

    房里漆黑一片,朝云躡手躡脚的上前,正打算推窗瞧瞧,就听见那门锁“咔哒”一声,她连忙躲于廊柱后头。

    一个戴着兜帽的纤细身影推门而出,快步走出了院子。

    朝云捂着嘴巴,眼里放出兴奋的光。

    言清漓果真在夜里外出,不行!她倒要去瞧瞧她到底要做什么!

    越州城是有宵禁的,夜半叁更的街巷上早就空无一人,只有个别宅邸门前高挂的红灯笼于黑夜中随风摇晃,仿佛是游离世间的幽幽鬼火。下了一日的雨,夜里又起了风,此时风声呜咽而过,听起来便像是鬼哭狼嚎。

    朝云一颗心突突直跳。

    一方面她从未在深夜出过宅子,生怕被巡逻军发现她违抗禁令,另一方面又因即将要发现言清漓见不得人的秘密而兴奋不已。

    若言清漓真是与什么野男人私会去了,那她日后便是拿捏住了她的把柄。朝云仿佛看到了顾府库房中那大把银子在向她招手了。

    前面戴着兜帽的女子走的极快,如鬼魅一般穿梭于街巷之中,最后,在拐进一个贴着封条的小门后突然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