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15

    我的老公太猛了怎么办(h) 作者:parfum

    分卷阅读15

    我的老公太猛了怎么办(h) 作者:parfum

    分卷阅读15

    着我的宝贝睡觉?”

    “他是我的宝贝老婆,当然我抱着睡!”

    “你他妈做梦呢吧,我才是他老公!”

    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吵得不可开交,看不下去的兔子鼓足气大喊一声:“不要吵架嘛!”

    两个贺辰烨纷纷转头过来看中间的柏蘅之,左边的说:“宝贝,告诉他谁才是你的老公。”

    右边的说:“宝贝,你说,谁才是?”

    柏蘅之手足无措的在床中间,表情快要哭出来,“我,我不知道,你们两个明明都一样……”

    右边的贺辰烨一脸不屑,“谁和那种伪劣品一样?”

    左边的贺辰烨一脸嘲讽,“faker!”

    结果场景突然转换,不知怎的,柏蘅之就变成了双手吊在天花板上,小腿和大腿被绑在一起,双腿大张,中间的小肉棒也被一圈绳子缠住,全身上下肉最多的屁股被绳子勒成好几瓣,鼓鼓的突起,呈三角形受力的绳子把他吊在半空中,复杂的绳艺在他身上呈现出完美的色情效果。

    “怎么……怎么回事?”柏蘅之羞涩到屁股都开始发红,这个姿势让他的骚屁股被完完全全的大开,中间的小屁眼都被拉开一个小口,因为感受到空气而瑟瑟发抖。

    “我俩决定来一场男人间的较量,宝贝,用你的屁股告诉我们,谁的精液更浓更多,谁射得比较深,谁的鸡巴比较烫,谁才是操得你最舒服的。”

    柏蘅之在羞耻中听到这么说,正打算反驳,就感觉到下面大张的骚穴被涂进了什么东西。

    柏蘅之忍着眼泪颤抖着问道:“是……是什么?”

    “强力春药,我在美国定制的,一种能让贞洁烈妇都发骚求操的东西,”认真的在穴里仔仔细细涂抹春药的贺辰烨残酷的说,“为了让宝贝挺住我俩的鸡巴,就用这个好了。”

    “干、干嘛要定制这种东西……”柏蘅之红着眼眶,呼吸都不敢太用力。

    在极端敏感的小穴里面四处旋转涂抹就已经让柏蘅之开始发骚扭腰了,过了几分钟,霸道的药效席卷而来,柏蘅之的屁眼里面仿佛有千万只蚂蚁在爬动,那种瘙痒能让人失去控制只想找个大棒子深深的捅进去解痒!

    柏蘅之的胸口剧烈起伏,眼神开始变得迷离,“啊……里面,里面有蚂蚁在爬,老公,老公我要死掉了老公!!老公!!”

    他本能的叫老公,骚屁眼里从深处涌出大股大股粘腻的汁液,褶皱都收进去想要摩擦解痒,但是只会让骚水越缩喷得越多!

    “不行……了!!快、快来干我!!宝贝要大鸡巴!!来干宝贝,嗯哈……骚穴要着火了,嗯~好痒……宝贝的小洞里面有东西在爬,快点干进来……宝贝要大鸡巴插进来解痒嘛!”

    发情的柏蘅之不停地向他俩的方向挺动自己的大屁股,小穴张合到发出咕唧的声音,两个猛男看得欲火焚身,其中一个操起大肉棒,双手扣住柏蘅之的纤腰——整根没入!

    比婴儿小臂还粗的20cm大肉棒整根扎入汁水淋漓的粉嫩骚穴里,噗呲噗呲的猛干!

    “啊!!!!啊!!!!好深!!好深!!再插!!再插宝贝的骚洞,宝贝的骚洞给你插啊啊啊啊!!!!”柏蘅之仰着头,浪叫几乎掀翻屋顶,在肉洞里狂猛摩擦的大鸡巴让饥渴难耐的柏蘅之翻起白眼,“嗯啊!!!嗯啊啊啊,骚穴、骚穴就喜欢吃大鸡巴!!啊啊啊大龟头、大龟头磨到骚点了啊啊啊啊!!!”

    这时另一个贺辰烨过来,扯住柏蘅之的头便把粗大的鸡巴塞进他浪叫不止的樱唇中,柏蘅之流着口水大片大片的舔硬得笔直的恐怖阳具,呜呜哭着把鸡巴整根含进嘴里,上下吞吐,似乎在品尝着世间最绝妙的美味,他把鸡巴吐出来,整个脸都迷恋的埋在猛男的大睾丸下面舔吸,一边还恩恩啊啊的被屁股里的棒子捣出淫叫,整根肉棒上都是他的口水,淫荡的样子宛若世上最骚浪的妓女,没了男人的大肉棒吃就会死。